陈铭德:《新平易近报》的“掌门人”
发表时间: 2019-03-26




陈铭德:《新平易近报》的“掌门人”
  
  蒋丽萍 林伟平
  
  以社会消息为打破口
  
  1937年12月,《新平易近报》从战火纷飞的南京,仓皇西迁,—路艰辛来到大年夜后方重庆。
  
  在都城八易寒暑,羽翼逐渐饱满,如今一切又将从头做起。真是谈何随便纰漏。一对老板,陈铭德、邓季惺夫妻,这时已经两手空空,西迁路上,报社同仁的伙食费和零碎开销也是他们私家拿出900元钱包袱的。报纸要从新出版,没有钱寸步难行,不得不乞助于重庆的金融巨头。
  
  经老同伙、时任华西公司司理的胡子昂师长教师介绍,他们以轮起色和卷筒纸作典质,向重庆银行董事长潘昌猷贷款3000元,《新平易近报》复刊工作才得以启动。
  
  《新平易近报》的这一对老板,是个绝配。女老板邓季惺搞硬件,搞理财,搞内务是一把好手,打点人际关系,网罗四方人才,搞外交,就是陈铭德的强项了。陈铭德迈出《新平易近报》重庆时代辉煌的第一步,是把本来离开报社与张恨水一路去办《南京人报》的张友鸾请回《新平易近报》。张友鸾师长教师是个办报奇才。总编辑赵纯继原是跟张友鸾进修消息的,见到师长教师重返报社,就提出把总编辑的位子让出来,张友鸾执意不肯,称自己是来流亡的,迟早要回南京去,而赵纯继是四川人,照样由他担当总编辑,工作一路来做,就不谈什么名义了。张友鸾就在《新平易近报》任编缉,并卖力编辑社会消息版。
  
  张友鸾主编的这个社会消息版十分了得,它成就了《新平易近报》同仁的一个理想,那就是办一张反应底层平易近众疾苦和呼声的报纸。陈铭德与张友鸾、罗承烈、赵纯继等骨干商定,复刊后的《新平易近报》的读者对象是以中下层公教人员为主体的城市市平易近,消息和文章以短小精干取胜,编辑组版以活泼生动见长;依据重庆的黉舍和文化人日益增多的情况,增长副刊份量:而报纸的消息内容就以社会消息为主。
  
  《新平易近报》从此确立了自己的最大特色:平易近间性。
  
  这个假想其实也是《新平易近报》同仁在其时的政治情况下的一种避重就轻的选择。抗战伊始,公正易近当局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宣布了《异常时代消息检查规程及违检处罚暂行方法》,规定各省市各类报纸从社评专论、专电通信到一切副刊文字甚至广告,一律要送各消息检查所检查。对于《新平易近报》来说,这样的消息钳制并不陌生,只不外这一次是借着战时的名义,对舆论的钳制就来得更加冠冕堂皇。《新平易近报》在曩昔的实践中已经和消息检查官员打过很多场不愉快的交道,南京《新平易近报》“开天窗”的工作也已产生过多起。譬如1936年9月18日纪念“九一八”的社论被扣,《新场地》和《南京版》两个副刊上的文章亦全部被扣,这一天的报纸就开了两个巨型“天窗”。《南京版》主编施白芜愤而撰文,发一番怨言,以示抗议。不外,那是在“异常时代”之前。如今是异常时代,扣就扣了,还有什么话可说?!
  
  是以,《新平易近报》西迁之后“以社会消息为主”的办报假想,也就是想以退为进,从“旁门左道”走向报纸的新的性命之地。事实证实,往后,“重庆各报的配合缺陷是,社论千篇一律,消息因中心社统一宣布,都‘大同小异一(见曾虚白《中国消息史》),而独有《新平易近报》,在其时却以社会消息桂林一枝。可见《新平易近报》重庆复刊方针的英明。同时,《新平易近报》的副刊绵里藏针,不失踪机遇地说一些鞭挞当局的话。副刊和社会消息相得益彰,把《新平易近报》的平易近间立场演绎得有条有理。
  
  这个方针也显示了《新平易近报》同仁的配合趣味和立场。《新平易近报》同仁大年夜多是站在权力政治边沿的小资产阶级常识分子,他们与平易近间有着自然的接洽。回声平易近间的请求,揭橥平易近间的看法,呐喊平易近间的疾苦,就是一种出自本然的请求了。
  
  《新平易近报》在这个时刻显示出一个成熟事业的理性风度。这个办报方针不停为往后创办的《新平易近报》重庆版晚刊、《新平易近报》成都版日、晚刊,以及抗战胜利之后的南京、北平、上海版《新平易近报》所用,成为《新平易近报》的办报传统。
  
  网罗报界英才
  
  重庆是陈铭德、邓季惺的故乡。和其余流亡到这里的难平易近不合,他们操着和本地人一样的措辞,就没有本地人和下江人的隔膜,先自有了一种亲切。打开局面固然艰苦却仍然算得上顺利,再加上陈铭德和邓季惺那种雷厉风行的风格,1938年1月15日,只经过个把月的预备,重庆《新平易近报》就出版了。